• 您好,欢迎来到生命之歌!
  • 今天是:
人物周刊

老鬼:轮椅游天下,男儿当自强(终)

人物简介

老鬼,本名邹昉,生命之歌公益网宣传主管,无障碍考察团领队。1997年因伤致残腰椎截瘫,成为轮椅一族。从2003年开始轮椅独行,至2017年中,已走遍中国大地所有的省、直辖市、自治区、港澳特别行政区及台湾,共走过400余个城市。另去过尼泊尔、越南、柬埔寨、泰国、缅甸、老挝、马来西亚和新加坡8个国家的十余个城市。14年间累积总行程超过四十万公里。从07年开始参与策划并带队生命之歌公益网站的残友旅游和无障碍考察,10年间参与活动19次,带领残友走完全国所有省、直辖市和特别行政区,共有残友近两千人次参与其中。


7、网络

      生命的改变源于网络,从02年5月份,我开始上网,当时还是拨号,姐夫给了我一些可上网五小时的账号,我可以每天上网看看新闻,了解了解信息,但每天只能控制在一个小时左右,否则每个月的话费就会很高的。就这样,我也感觉到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让我生活中有了更多的欢乐!随着上网时间的增多,每天一小时的上网时间已经无法满足我的需求,在这几个账号的时间用完后我办理了包月的宽带,每月一百二十元,这样我便不再担心费用的问题,可以尽情在网络的无限空间中遨游了!

 

      最初上网的时候,网络对于我来说还是比较陌生的,没有熟悉的朋友,后来在一个残疾人交友网站注册了资料,也认识了一些残疾人朋友,在一位天津的病友介绍下我进了一个残疾人网站:黑夜日出。这个网站的创办人是丹东的一位盲人女孩小草,她克服了常人难以想像的种种困难,创办了这个网站,其宗旨就是为众多的残疾人服务,让我们有一个可以相互交流的平台。在这里,朋友们可以在论坛发帖子提出自己的问题,阐述自己的观点,也可以了解到很多关于治疗与康复的知识。我们还有自己的聊天室,通过语音聊天,更加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大家便如同一家人一般,唱歌,聊天,说话题,真可谓其乐融融!

 

8、出行

      03年夏天,我们全家从甘肃天水搬回了老家青岛,还是买的一层的楼房,并把门口的几级台阶改成了坡道,这种构造的楼房在青岛已经是很少见的。因为青岛气候偏潮,所以楼房的最下面一层基本都是修成了两米高的储藏室,一楼实际要有十级左右的台阶,这样对我来说便会是极大的障碍。台阶改造斜坡,我出门也就方便了,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很轻松地下坡,回来时则喊家人推一下就可以上去。有了这样的便利条件,我出门的次数和时间也就多了,每天至少可以在小区里转转,而且还经常可以去附近的超市,市场和公园,有时候是和父母一起,有时候就是自己独自摇轮椅,这使我上肢的力量和摇轮椅的技巧有了很大的提高,也是对我今后的出行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03年的十月份,受中国康复医学会论坛的邀请,我和另外三位病友去北京参加了“中国康复医学会成立二十周年庆典暨康复医学研讨年会”。去的时候本来我是想独自去的,但因为是第一次,父母不放心,所以很是犹豫,后来是郑州的一位朋友来青岛再陪我一同去北京参加会议,父母才同意。在北京是在九华山庄参加的会议,为期四天,朋友因为还要回去上班,只陪了我两天,后面的两天则完全是自己一个人往返房间和会场,去餐厅吃自助餐等,还好,我的自理能力还是不错,这些都还难不住我。会议结束后我在北京的同学又开车来把我接到家里去住了三天,离开北京是坐的飞机,这是我第一次乘飞机,机场的无障碍设施还是很不错的,而且服务态度也是热情周到,上飞机时还专门为我派了升降机,只是机舱的过道还是不足以让轮椅通过,最后是由机场的服务人员把我背到了最前排的座位上。到青岛时则是姐姐和姐夫去接的我,我的第一次出行也就这样顺利地结束了!


      04年的五月份,“燕山下论坛”组织朋友们在青岛聚会,这个论坛也是一个残疾人论坛,站长燕山下就是北京的一位残疾军人,我们在北京开会时就见过面,这次来青岛则是第二次见面。参加聚会的朋友有十来位,也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数个省,最远的是福建东山的一位朋友。这次聚会办得很成功,前期的组织工作我都交给了我从网上认识的一位青岛的女孩,她是在网上报名当志愿者,热情开朗,为活动跑前跑后,联系宾馆,察看线路,把前期的准备都安排得非常妥当,这使得我们的这次聚会也进行得非常顺利!游览了栈桥,鲁迅公园,海底世界,第一海水浴场和雕塑园,这些地方尽管我以前也没有都去过,但对于我来说,大海是并不陌生的,而对于几位没有见过大海的朋友来说,那便是充满了好奇和兴奋!我们九辆轮椅都被推倒了沙滩边,最近距离地接触了大海,有两个人甚至轮椅都推到了水中,手触摸到了清凉的海水,一位上海的大姐还用手指沾着尝了一下,大声地喊:海水真的是咸的啊!


      聚会结束不久后的六月份,我又去南京人民医药的康复科做了二十来天的康复训练,康复科的主任励建安教授就是我们中国康复医学会论坛的创办人,北京开会时也见过,而这次同去北京开会的另外两位版主在我之前已经去了南京做康复,所以我这次去既做了康复训练也会了朋友,算是一举两得了。在那二十来天的康复训练中,医生为我制定了专门针对我的训练计划,不过我自己觉得训练强度还是不够大,在逐渐根据自己的体能加大训练强度,到出院前,我的训练强度基本已经达到计划的六七倍以上。除了这些常规训练,我每天早晚还都会摇轮椅到外面去转转,既是散心,也是锻炼上肢的力量,早晨我一般是围着医院转一圈,有时也会去医院旁边的清凉山公园。

 

      公园上山的路全部是斜坡,尽管坡度不是特别大,但距离却是不短,足有一两公里,我每次都是数着数,摇一百下轮椅再停下来休息一会儿,这一百下可不是象在平路上那么简单,到最后一二十下双臂都会酸痛得厉害,可以说是硬咬着牙在坚持,停下休息时就得赶紧甩甩双臂,放松一下肌肉。第一次爬山我休息了三次才完成了一半的路程,而相隔两周我第二次爬山,中间休息了四次,但是却到了山顶,这也算是不小的进步了。在南京康复的那些天,我完全是自己一个人,打饭,洗漱,训练,出门,每天早晨基本都是五六点起,晚上转完回来洗漱完了还要到楼下的机房去上一阵网,写一段训练日记,到睡的时候差不多就一点多了。吃的方面则是能简单就简单,一天的伙食费也没超过十元,就这样,二十来天,我的体重减了十斤,但肌肉却是结实了很多,我总结了一下,少吃少睡多运动,这便是我的减肥秘诀了!


       在南京康复的那段时间,我还利用一个周末休息的时间去了一次苏州,那里有我认识的一位朋友,她陪我游览了拙政园,关下街,这还是她第一次推轮椅,而我多数时间还都是自己在摇,就这也还是让她在拙政园里颇感到了一下劳累。出院以后,我又去了上海,见了一些朋友、同学,也转了南京路、外滩和陆家嘴,接着我又去了浙江的临海去看一位以前一同在上海住院的病友,在那里受到了热情的款待,住了三天后又回上海,见了两个同学,最后坐火车回家。这趟行程,连住院的时间一共是三十五天,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独自出行,有艰辛和考验,但更多的是胜利的喜悦,我成功地挑战了自我,完成了别人认为不可完成的任务!

 

      有了这次的出行,我的胆量和经验也是越来越足,05年的夏天,我又进行了一次更长更远的旅程,从郑州出发,乘飞机到海口,然后是博鳌、三亚,再往北到湛江,往西到广西北海,往东到广州、深圳,再一路往北,汕头,潮州,福建的漳州,厦门,福州,浙江的水头,临海,温州,杭州,上海,再到南京,最后从南京返回青岛。全程七省十八市,历时五十天,看望了不少的网友也去了很多的景点。博鳌的亚洲论坛会址、三亚的天涯海角、北海的银滩、深圳的世界之窗、厦门的鼓浪屿、温州的江心屿、杭州的西湖等。但由于我自己没有注意,没有带垫子,每天坐的时间又比较长,所以在后半程右边臀部被磨破,而且也越来越严重,到南京时连左边臀部也肿了起来,体温烧到了三十九度六,就这我居然也只是感觉稍微有些身体疲乏,到人民医院时励主任一检查便当即决定让我留下住院,住院六天,退烧并不明显,可花费并不少。不得已我只能提前出院,回家继续治疗。好在回家后的治疗效果还不错,挂了二十来天的消炎药后总算是肿消了,破溃的地方也结了疤!这次的经历也是让我遭受了不少挫折,但也从中学到了很多,算是吃一堑长一智吧!

 

9、手术

      06年新年前,我臀部压疮部位又开始有些发炎,而且这次是形成了瘘道。我自己一直用双氧水、典伏等消毒,可是却一直无法好彻底,五一全家开车去了烟台威海玩了三天,这三天坐的时间有些长,结果一下便发炎得更厉害了,等回家时瘘道的深度已经有五六公分深,里面的面积也差不多有拳头大小。接下来我又打了两周多的消炎药,然后也不敢再坐,每天基本都是在床上半躺或者是靠着,连电脑桌也移到了床边。一个夏天,压疮并没有怎么见好,外面的口逐渐变小,但里面却形成了岩洞一般的状况,面积比拳头还大。这样的情况一直延续到了夏天结束,最后看来不做手术是没有任何办法解决了,八月底,在外甥女开学后,我住进了医院,当天便做了清创缝合手术,这次手术从里面清出了大大小小十余个瘤状组织,大的如鹌鹑蛋,小的如花生米,就是因为有了这些组织,肌肉才无法长合到一起,造成始终不能愈合。

 

      手术后又住了一些天,拆线后刀口愈合基本还可以,只是原来小口的部位还没有彻底结疤,所以出院后我也不敢多坐,依旧是又躺了一个月。十月底参加了一次聚会,是黄山的程剑组织的,他在黄山脚下的汤口镇开了一家自助游酒店——云海楼。他也是坐轮椅的朋友,他曾经七上黄山,这次是为了圆更多朋友的登山梦,他自己赞助了数万元来组织这次活动。我们一共有二十三辆轮椅和四位肢残朋友参加,而随行的家属、云海楼员工、志愿者和挑工,多达九十余人,也正是靠着他们,我们才能顺利登上黄山,完成这次让世人瞩目的壮举!

 

      在去黄山前我还和南京的一些朋友游览了南京的风景,也随他们组织的旅游团去了杭州上海,尽管时间紧,不能完全尽兴,但随团还是比自己出行方便不少。有别人帮忙,一些自己去不了的地方就可以到达,而且人多也会热闹一些!黄山聚会之后我又去了上海,在上海的朋友家住了八天,而且是八天换了四个地方,白天更是乘坐地铁满上海转,世纪公园,陆家嘴,人民广场,南浦大桥,五角场,复旦大学,上海师大。东西南北,只要方便去的地方我尽量都去,一来是锻炼自己的能力,二来也是想体验体验上海的无障碍设施!

 

      从黄山回来还是继续卧床修养,让压疮部位再长得好一些,可没想到的是,过了阳历年,一不小心,结疤的部位又破了一点,而我也没特别在意,没想到后来有一次出去办事,感染了病毒性感冒,第二天便开始发高烧,每到晚上都会有一阵打冷战,浑身发抖,先是肌肉注射青霉素,打了两天,效果不明显,接着又打吊瓶,加大药量,可发烧还没控制住,臀部压疮的位置一夜之间又肿了起来,明显感觉里面已经有了积液。在家里治疗一周后,我只得再次去医院住院治疗,这次比上次更麻烦,整整住了五十一天医院,做了两次手术,第一次是拆线后刀口便裂口了,只得过了年再做第二次,这次是三周多才拆的线,就是想让刀口长得好一些,以防再次裂口。

 

10、重生

      2007年,我开始参与组织策划并带队生命之歌公益网的全国无障碍考察,十年间,我们组织带领了数千位残疾朋友走遍了中国包括港澳台在内的所有省、直辖市及特别行政区,共近百个城市。而我自己则已把整个中国走了数遍,大小4百余个城市,行程超过30万公里,还去了东南亚的8个国家,二十多个城市。几年前在我的新浪博客轮椅行天下中先后写了几百篇的游记、杂文,共计几十万字,只是这些年由于每年都七到八个月在外旅游,没能继续写游记,多少也是一点遗憾!

 

      生活对每一个人不一定都是公平的,也许有的人一生顺利,也许有的人一生坎坷,但人活一世,总要活出自己的精彩,生活为我们关上一扇门,同时也为我们打开一扇窗,让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欣赏不同的风景,也让我们的人生经历从此不同。我现在和朋友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生命在于折腾!中国我已走得差不多了,可地球还有这么大,我的后半生,还得继续折腾下去啊!


Copying(C) 2020 生命之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辽ICP备1400141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