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欢迎来到生命之歌!
  • 今天是:
残友之声

愿未来 无残障

亲爱的小孩

愿你的人生 再无残障


还记得07年,第一次跟着生命之歌出行。虽然知道是跟着团队,吃住行都会有人负责安排,但是从家到北京这一段却要自己过去,心里还是有忐忑。考虑到进出火车站不方便,选择了坐大客,一路上也是历经了各种心路起伏,尝尽了人情冷暖,最终还是通知了多年未曾联系的同学过来接我(本来是打算独立完成的),此次行程才算达成。返程途中也遭遇各种尴尬,真是用尽了青春年少所有的脸皮来克服,再不愿一一细说,好在人已平安归来,各种往事都已成故事,而且十几年过去,残疾人的出行路正在不断改善,虽然时常还是要克服一些困难,但相比过去已经明显好了很多。想想这十几年来,我们走过的路,历经的苦,还是不免感慨:残疾人出趟门,真是太不容易了。

 

是啊,以前没有家人跟着,别说出远门,上趟街都是奢求。就算有家人跟着,逛街也是难事儿。还记着以前自己想买衣服,天天嚷着叫妈妈带出去,好不容易妈妈答应了,商场的大楼又把我拒之门外,无奈只能呆在街上,等妈妈一个人上楼,按照她自己的审美和喜好(最糟糕的是她根本不是一个会审美也完全不在乎“美”这件事的人)一件一件地把衣服拿出来,再一件一件地换掉……如此这般,我也只能草草结束,那时候所有的选择都是“将就”,很多时候是买了回家试穿不喜欢沮丧再送人……所以我在可以好看的岁月里一直都很难看,过成了残疾人“该有”的样子,灰头土脸无欲无求无性别……我知道生活里其实有一些更艰难的事情应该让我更深刻地存留于记忆,比如自卑,比如求学之路的跌撞起伏,比如上学下学的一路辛苦……但其实于我而言,不能随心所欲地让自己美丽才是最大的伤害和无奈。那时的我一直卑微地在想:是残疾让我没有了青春;现在的我番然醒悟:社会环境的不包容才是我青春真正的“杀”手。

 

十几年过去,二十几年过去,青春与我不告而别,我却感觉,真正的生活才刚刚开始。现在,我可以自由地出行了,我可以坐火车去北京、上海,去各个我想去的地方,不用再去承受各种尴尬和压力。我可以滴滴打车,而不必面对拦不到出租车的尴尬和沮丧。我更可以自由地逛街,随心所欲的试自己喜欢的衣服,按自己的意愿打扮自己,虽然很多事还是会有困难,但我相信,明天的世界一定会越来越好。

 

而更值得一提的,就是我们的无障碍旅游。2007年,生命之歌发起了第一次残疾人旅游大型活动,也从此拉开了残疾人旅游这个行业的开端。从北京到海南,从西藏到上海,从黑吉辽到到北上广,我们一路奔波,一路坎坷,一路挑战,一路斩棘!现在,我们又走出国门,走到了世界各地。与此同时,各种无障碍旅游组织机构也开始不断兴起,越来越多的残疾人参与到旅游中来,残疾人出行已经唤起了行业的关注、社会的关注,无障碍环境正在不断改善,无障碍旅游也正在朝着正规化、商业化、常态化的健康模式发展,残疾人的旅游春天正在到来!残疾人的出行工具选择也越来越多样化、普通化,无障碍公交、地铁、高铁、飞机,我们的出行正在变得简单快捷,而工作人员的周到服务更是让我们免去了后顾之忧。绿色通道让我们感受到日益浓厚的人文关怀,轮椅专位让我们体会到残疾人出行的体面尊严,随处可受到的热心帮助让我们感受到社会的温暖。11年前和11年后发生的改变,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成果,更是源于我们的积极争取。正是因为有了大规模的残疾人旅游、出行,正是因为了有越来越多的残疾人走出家门,表达需求,正是因为有了诸多勇于挑战困境的残疾人去“开路”,我们的社会才有了今天的改变进步,才有了对特殊群体的重视关注,而我们的人文环境,也正在朝着更友好的方向发展。

 

我常常想,倘若我们一出生,就拥有一个健全的无障碍环境,我们的成长之路是否还会如此的艰辛?是否还会拥有那些不愿回首的记忆?而我们的人生,应该是另外一种轨迹吧?我们是不是会和每个孩子一样,正常的出行,玩耍,入学,春游,逛街,不必遭受不该遭受的白眼,不用承受不该承受的苦难,不用陷入巨大的心理落差,而我们的青春,也应该是清风明月,爽朗无痕,或者,也跟每个青春期的男孩女孩一样,谈一场无关未来的恋爱?

 

可是我们已然错过了许多美好年华。我们的守在玻璃窗前的孤单的童年,我们的自我约束与禁锢的少年,我们黯然失色的沮丧的青春。好在,一切都在改变。环境在变,观念在变,就是我们自己,也在不停的破茧前行,因为我们相信总有一天,所有的残障孩子从一出生起,就已经有完善的社会环境迎接他的到来,每一种生活方式都是完善而平等,而这一切,是要靠我们今天的努力。走出来,为自己,为后代,为将来。

 

未来的小孩,

愿你们的人生再无残障;

愿你们的童年有欢笑,

少年有明月,

青春有光芒;

愿你们无论精彩、平凡,

都是如己所愿。


Copying(C) 2020 生命之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辽ICP备1400141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