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欢迎来到生命之歌(大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今天是:
人物周刊

老鬼:轮椅游天下,男儿当自强(二)

人物简介

邹昉,网名老鬼,生命之歌公益网宣传主管,无障碍考察团领队。1997年因伤致残腰椎截瘫,成为轮椅一族。从2003年开始轮椅独行,至2017年中,已走遍中国大地所有的省、直辖市、自治区、港澳特别行政区及台湾,共走过400余个城市。另去过尼泊尔、越南、柬埔寨、泰国、缅甸、老挝、马来西亚和新加坡8个国家的十余个城市。14年间累积总行程超过四十万公里。从07年开始参与策划并带队生命之歌公益网站的残友旅游和无障碍考察,10年间参与活动19次,带领残友走完全国所有省、直辖市和特别行政区,共有残友近两千人次参与其中。



4、回家

     回到家后,我依然延续着在长沙时的治疗,高压氧,激光照射,电针灸,同时也肌肉注射神经生长因子。体能训练就是练习坐位平衡,用哑铃锻炼上肢肌力,我又带上在长沙定做的肢具开始练习行走。我定做的是长腿肢具,还带着护腰板,我练了几天,感觉带护腰板实在是不方便,便把它拆除了,这样两条腿便是分开的了,穿戴起来也方便多了。走的时候是先在床边穿戴好肢具,然后由父母在两边,我手臂搭他们肩膀,把我撑着站起来。身前是锁好的轮椅,我手扶轮椅的扶手,再让妈妈坐到轮椅上,控制好轮椅前进的速度,我就走后面“推”着她在房间里绕圈子。刚开始走得速度非常慢,感觉每抬一下腿身体都要用上所有的力气才行。那时是冬天,屋里温度只有十多度,我只穿了一件线衣,仍然是一会儿便全身汗透。但逐渐地,我走得轻松了,速度也快了,在练习了一个多月以后,我又拆除了肢具下面的皮鞋,因为穿这双皮鞋实在是太费劲了,自己根本是没法弄的。我换了一双以前买的硬帮牛筋底的皮鞋,感觉好多了,但同时问题也来了,足下垂让我没法将步子迈出去,只好再想办法,最后是用绳子系住前脚掌,然后向上拉起,从肢具的膝部固定,这样,我迈步也就方便了。我也开始练习拄双拐行走,后面由家人用一根布带子拦住腰部进行保护,就这样,经过4个多月的练习,我终于可以比较轻松地带着肢具拄拐走一阵了。

 

     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我大小便的控制也有了很大的改善。最初我是一点也解不下来,完全依靠导尿管,大便则需要开塞露,到一个半月时,医生建议我拔掉导尿管,改为每天几次清洁导尿,两个月后,我已经可以通过按压小腹排出一定的尿来,但每天仍需要用导尿管排净,而且在外出活动时如果有较大颠簸也会有一点点的失禁。三个月以后,我彻底不用导尿管,每次按压小腹排出一定的尿量,然后再通过刺激直肠便可基本排尽膀胱中的尿液,也很少失禁,到后来基本是排空一次就可以几个小时不用再解手,这对我外出有了很大的便利条件。

 

5、求医

     98年的5月份,单位的同事介绍说上海的华山医院对于治疗神经损伤有一定的方法,于是我们便来到了上海,在经过了专家的检查之后,我被告知必需先取出哈氏棒之后,再做核磁共振检查,才能确定是否需要做减压手术,而在此之前我是完全没有听说过减压手术这回事的。于是在等待了一周之后,我住进了医院,并在三天后做了取出内固定的手术,这次手术我采取了全麻,感觉就是睡了一觉,比起第一次手术真的是少了很多的疼痛。手术后4天,我做了核磁共振检查,结果是腰椎部分有一定的压迫,需要做减压手术,于是在这次手术的两周后,我做了减压手术。十天后我拆了线,同时也办了出院,因为手术后需要至少一个半月的平躺,所以我并没有回天水,而是在医院附近的旅馆住了下来,并在出院后一个月做了一次核磁共振复查,这次的结果对我实在是一个打击,仍然存在压迫,这样我只能在三个月后再进行一次减压手术了。进入7月,我已经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上海的梅雨天让我感到自己如同长了毛一般,最终,在7月10号,炎热天气到来之前,我“逃离”了上海。

 

     一转眼两个月就过去了,9月10号,我再次到了上海,并作了第二次的减压手术,这次出院后我没有再住旅馆,而是转到了解放军85分院的神经内科,这里的一位病友是我在华山医院时认识的,他比我早出院了两周,我到这里来也是通过他的介绍。这个科室的病人并不多,大概有三四十个吧,多数是脑瘫,偏瘫和脑外伤后的植物人,而我们两个坐轮椅的则成了科室里唯一能处“跑”的了。在这里,我还是进行着一些最基本的康复理疗,但并没有做任何的康复训练。两个多月后我出院了。这一年之中我做了两次减压手术,但却并没有达到我所想象的恢复程度,看来手术治疗方法截瘫还是没有太大的效果啊!

 

     在我受伤之前,我谈了一个女朋友,住院期间她经常打电话给我,在我第一次回天水后她来看我,我说如果我在一年之内能够重新站立起来,我们就继续谈下去,如果不能,那就让这段感情美好地结束,于是乎,我的这段短暂的爱情在我受伤后的一周年划上了一个苦涩的句号。

  

     在经历了手术效果微乎其微之后,我开始关心起了中医治疗,在家期间,我一直到单位的医院进行着电针灸的治疗,感觉对下肢感觉的恢复还是有一定的效果的。有一次,我在看杂志时看到了一则医疗广告,是郑州的向阳中心医院关于治疗偏瘫、截瘫的,我便打电话过去咨询了一下,医生说得很好,也大概介绍了治疗的方法,并且说在两个月内便可以有明显的效果,这让我很是为之兴奋。经过和单位的商量,我在99年4月份开始了郑州治疗之行!

 

     火车到郑州那天是4月1日,正是西方的愚人节,天色阴沉,尽管已是初春,但仍然是寒意阵阵。郑州经理部的同事到火车站接我,从车站到医院并不很远,打的只十几分钟。医院不大,神经内科是在一楼,说是科但却只有一间二十几平方大小的房间,里面摆着几张针灸理疗床,两个病人正在扎着针灸。接待我们的正是这个科的主任医生李遂来,在看过了我的核磁共振片子后,我躺到治疗床上接受了他的检查,检查结果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但据他说还是不错,应该还是有治愈的希望,在两个月内肯定会有明显效果的,听了他的话我真的是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医院的病房是在四楼,而且电梯也不方便,所以最后李大夫决定把我安排住到外面,由他每天上门治疗,这样我们可以省下不少的住院费,也可以自己做饭,伙食会好一些。就这样,我们被安排到了一处出租房聚集区,那里的居民基本家家都是靠出租房过日子的,少的一家有几间房,多的有数十间,房间的设施很差,就是空空的一个房间,面积能有15个平方,摆下两张床后也就没多少地方了,月房租也只有150元。由于是医生安排的,为了治病,我们也只能在这可以说是恶劣的条件下住了下来。

  

     治疗是从第二天一早开始的,先是平躺,由小腹部向下往多个穴位注射药水,这种药水是李大夫自己配的,是中西药合剂,大概每次是注射5毫升左右,然后再转为俯卧,从胸椎到脚心,再注射一管药水,接下来就是扎针灸了,还是从胸椎到脚心,总共三十余针。腰以上的几针还可以感到明显的疼痛,往下到大腿后侧,感觉就只是轻微的麻痛,再往下就完全不知道了。针灸的时间大概是40分钟作用,其间李大夫还会进行两次行针,而我则经常利用这个时间再睡上一觉。


     扎完针灸基本到了上午的9点,也就得开始锻炼了。我以前在家一直是带肢具练习走的,但李大夫说带肢具走长时间容易让膝盖变形,让我扶双杠练习走,两边由人保护。第一次在双杠中走,很是费劲,因为双杠的宽度比较宽,我在走的时候并不能依靠双杠把自己的身体重量完全支撑,更多的身体重量还是落在腿上的,所以在走的时候基本是依靠双杠保持平衡,并支撑一部分体重,然后向前摆腿。但在摆腿时又出现了新问题,我以前利用肢具行走,足下垂可以依靠用绳子吊住脚掌来解决,但现在不用肢具了,绳子也没处挂了,最后只好在走的时候让父母帮我向前拉一下。具体步骤是:双杠两边各坐一人,走时扶左膝盖迈右腿,扶右膝盖迈左腿,在迈腿的同时向前拉一下脚掌。

 

  我用的双杠大概有三米长,所以父母坐在中间位置基本不用来回移动,左右腿各迈三步我便可以走到头,然后再退回来,一个来回大概也就十来秒钟,每走十个到十五个来回我便休息一会,这样每次走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左右,一天基本是上午两次,下午两次,中间的时间还要做一些其他的理疗,如药物熏蒸,中药泡脚等,所以一天的时间也是安排得满满当当的。

 

  两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治疗的效果并没有达到医生说的那么好,但我的感觉,大小便的控制,还有在双杠中走的情况都有了一定的进步,所以我决定再继续治疗一段时间。我在双杠中行走已经可以不用再帮助我往前拉脚掌了,我依靠自己的力量已经可以把腿迈出去,尽管脚掌仍然有一些磨地。忙碌的日子过得真快,20个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我仍然没有能达到站立行走的原定目标,在这20个月里,我也多次想停止治疗,但每次都是觉得又有了新变化,而医生也说给我增加一些新的治疗方法,就这么坚持了下来。我大概算了一下,20个月内,我一共扎了七万多针,吃了七千多粒药,也花了七万多元的治疗费,但最后的结果仍然是没能站起来。离开郑州的那天又是一个阴天,我想到了来的那天,4月1日,愚人节,看来我真的是被愚弄了!

 

6、平静

     从两千年底回家以后,我基本没再做什么治疗,三年多的治疗,西医的,中医的,几乎所有的方法我都试过了,长时间大剂量地吃药也把我的胃吃坏了,只要吃的食物油性一大,我就会难以消化而腹泻,不过倒是不会便秘。总结这三年的治疗,说说效果吧:触觉从原来的几乎没有到现在左腿膝盖以上感觉明显,膝盖以下到脚面有轻微感觉,右腿是膝盖以上感觉较好;痛觉左腿膝盖以上有明显感觉,右腿膝盖往上四指有明显感觉;温觉是大腿部分感觉明显,向下感觉迟钝;正常感觉平面由原来的肚脐以下两指达到现在的五指了;运动功能相对进步还算比较大,在双杠中行走已不是太费力了,迈步时已可以基本做到脚不太磨地,拄拐行走稳定性还是比较差,因为练习得也少,肌力右腿好于左腿,但膝张力也较大,在不带支具站立时容易打弯。大小便已可以做到自理,控制也较好,基本不会出现失禁,小便一次排净可做到5小时之内不用解手,最多曾经12小时不解手而没有失禁。

 

     回家后的我对治疗抱的信心已经不是那么大了,但锻炼还得继续,我让单位给我制作了一付双杠,平时还是在双杠中练习行走或者站立。因为家住二楼,所以整个冬天,我都没有出门,只在太阳好的日子里到阳台晒晒太阳。那个时候我的电脑还没有上网,唯一的用处就是打打游戏,练练打字,生活平淡而无味,而我的精神似乎也在随之麻木!

 

     2001年6月份,为了我今后出门的方便,也为了和我姐家住得近一些,我们搬家了。前期装修用了三个月,图纸完全是考虑我的方便而进行设计的。门扩宽了,卫生间改了坐便,加了手持淋浴头,这样我就各个房间都可以进去了。进门的四级台阶没能改成斜坡,只好用两块木板顶替了,在进去的时候临时搭在上面,总之要方便了许多,一个人就可以把我推上来。 这个家属院一共只有三栋楼,我家是在最后一栋,两座楼之间的距离有十多米,有一个花园和一块空地,刚搬去时空地并不平整,遍布碎石子。我和老妈商量之后觉得弄成个羽毛球场还是不错的,于是一家人起上阵,平高填低,后来同单元的邻居也加入其中,很快就把场地弄平了,从此以后,每天晚饭后,这个场地上就会有二三对人在打羽毛球,我则更多是早晨吃过早饭便出去打球的,这时太阳刚刚升起,空气中飘着晨露的味道,而且来往的人也少,打球是最好不过的。

    

     打完球后,接下来的时间就可以在花园周围转转,花园的面积有一亩多,种满了各类花草树木,我们家以前就很喜好养花,现在有了这么大的花园,更是可以多养一些,这时老妈就开始给花浇水,松土,我则拔草修枝,干完这些基本就快9点,如果是阳光明媚的日子,就可以晒晒太阳,看看书,一边再听听音乐,也算是享受生活了。生命在延续,生活就在这种平淡中一天天过去,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怎么样,是否有一天自己还会再重新站起来,这一切都是未知数,我也不敢去多想,也许这就是生命的无奈吧!


Copying(C) 2020 生命之歌(大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辽ICP备14001418号-1